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首辅娇娘 > 762 兄妹联手

762 兄妹联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国君在外头等了好一会儿,有些担心小郡主怎么了。
  
  “小雪。”
  
  他叫了一声。
  
  小郡主站在窗台上,焦急地望着小九叼小竹筒:“我我我……我还在拉臭臭!你不要进来!”
  
  国君无奈地叹了口气,继续在走廊里等着。
  
  犹豫片刻,他仍不大放心,来到门边说道:“你别掉进去了。”
  
  小郡主道:“我才不会!”
  
  她又没真的去拉臭臭,怎么可能会掉进马桶?
  
  国君又在外徘徊了一阵:“还不出来吗?”
  
  “快好了!”
  
  国君终于等得不耐烦了,总感觉小家伙在里头有古怪。
  
  “朕进来了。”国君说。
  
  国君推了推门。
  
  小家伙还把门给锁上了!
  
  有鬼,一定有鬼!
  
  “张德全。”国君沉沉地唤道。
  
  张德全会意,从头上拔下簪子,伸进去三两下将门闩给撬掉了。
  
  他推开房门,国君沉着脸迈步而入。
  
  “就知道你在捣鬼!”
  
  国君严肃地看着趴在窗台上的小豆丁,小豆丁正两手掐着一只大鸟,许是国君动静太大,她的小身子都抖了一下。
  
  她回过头来时,难掩被抓包的心虚样子。
  
  待看清她手中的大鸟竟然是一只鹰后,国君整个人都不好了!
  
  “来人!”
  
  他一声令下,张德全带着侍卫冲进来,侍卫三步并作两步朝那只袭击小郡主的鹰飞奔而去。
  
  小郡主吓得一撒手。
  
  小九扑哧着翅膀飞走了。
  
  小郡主瘪瘪嘴儿,哇的一声哭了:“呜哇——我好不容易才捉住小九的——你们把小九给我吓跑了——我要小九——我要小九——”
  
  她还能叫出名字。
  
  国君走过去将小家伙提溜进怀里,上看下看确定没受伤,才问道:“什么小九?”
  
  “就是刚刚那只鸟,它叫小九。”
  
  “所以你不是要来拉臭臭,你就是想来捉鸟?”
  
  小郡主干嚎了两嗓子,低头对了对手指。
  
  这副样子落在国君眼中就是他猜对了,小家伙是来捉鸟的!
  
  国君简直气不打一处来:“那是鹰,会伤人的,你不怕被它咬了?”
  
  小郡主低着说哼哼道:“小九不咬人。”
  
  瞧瞧这嘴子,自从上了学后一天比一天能说会道了。
  
  “谁的鸟?”国君问。
  
  小郡主瘪了瘪小嘴儿说道:“净空的。伯伯,为什么他有鸟,我没有?我好难过。”
  
  你有鸟才会难过吧,你是小姑娘家!
  
  国君扶额。
  
  这都什么跟什么?
  
  国君让小丫头气糊涂了,他深吸一口气,感觉自己随时要暴走。
  
  “回宫!”
  
  再不回宫,他怕是要抽她小屁屁了!
  
  小郡主耷拉下小脑袋:“哦。”
  
  小郡主被国君牵走了。
  
  回到马车旁时,她忽然开口道:“伯伯我要在里面躲起来,你找我!”
  
  小孩子真是想一出是一出。
  
  “不找!”国君无情拒绝。
  
  小郡主抱住国君的大腿,奶唧唧地撒娇:“要嘛要嘛要嘛,伯伯找小雪,找嘛~求求啦~”
  
  求也没用!
  
  “朕只数十下。”国君咬牙。
  
  “伯伯最好啦,小雪爱你呀!”小郡主跐溜溜地爬上了马车,关上帘子,把书袋里的小竹筒一一塞回了暗格。
  
  ……
  
  麒麟殿。
  
  萧珩与顾娇都上紫竹林里砍竹子去了,小九把竹筒叼过来时屋子里只有上官燕与小净空。
  
  上官燕一看那几个御用的竹筒便知是国君的东西。
  
  她自己动不了,让小净空去问问怎么回事。
  
  “是老师的考题。”小郡主说,“老师在吗?快给老师看,不能让我伯伯发现。”
  
  顾娇不在,这会儿看不了,可架不住小净空记忆力过人,迅速将考题的内容记了下来。
  
  小净空是一个严谨的小朋友,他不仅一比一地默写了每张字条,还找于禾要了六个竹筒把字条装进去,神还原细节。
  
  ——不同的是,国君的竹筒是最小号的竹筒,于禾给他找来的是最大号的竹筒。
  
  于是,当顾娇与萧珩砍完竹子回来,便瞧见桌上多了六个超大竹筒。
  
  就,挺夸张。
  
  “怎么回事?”萧珩问。
  
  “小雪说是娇娇的考题。”小净空拍拍小胸脯,“我背下来了,这些都是我写的!”
  
  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,考题?是他们想的那样吗?
  
  二人将考题拿去了隔壁。
  
  萧珩合上房门,与顾娇在桌边坐下。
  
  “六个竹筒,六个晋级者……打开吧。”他看着桌上的竹筒说。
  
  “嗯。”顾娇随手拿起一个竹筒,倒出里头的字条,念道,“进入松山山脉,于碧月泉附近突袭敌军营地,夺密函,将彼等密函送往第一烽火营,亲手交给本营守备左副将。”
  
  “听着像是你们这次最终选拔的任务。”萧珩顿了顿,“可是为什么会有六个竹筒?”
  
  顾娇打开了第二个竹筒,“汝乃突厥细作,此为突厥军的真正密函,速速带上唯一的密函前往第一烽火营,亲手交给本营叛军右副将。”
  
  “什么意思啊?”顾娇问。
  
  萧珩道:“突袭敌营时搜刮到的密函是假密函,如果不是看了这个竹筒,大概没人会知道自己夺走的是假密函。那样的话,即便他抵达了终点,任务也是失败的。”
  
  顾娇蹙了蹙眉:“好贼呀。这么说来,这个护送真密函的任务比较占优势,既不用与敌军作战,也不担心自己拿的是假密函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