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首辅娇娘 > 185 真相

185 真相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甄平一脸惊慌地看着闯进来的三人,他没见过顾侯爷,姚氏也没来得及告诉他。
  
  “你们是谁?”他问。
  
  顾承林没理他,一步跨了进来,四下张望:“人呢?你把人藏到哪儿了?”
  
  甄平定了定神看向他:“什么人?你们找谁?”
  
  顾侯爷与黄忠也迈步走了进来。
  
  顾侯爷的目光落在甄平的脸上,冰冷中透出一丝不善,他当然认识眼前之人,从前虽没见过,可他调查过。
  
  当顾承林告诉他,姚氏与一个男人在酒楼偶遇,那个男人还邀请姚氏来自己这个地址时,他瞬间猜出那人的身份了。
  
  其实顾侯爷早先是不清楚姚氏有婚约的,他没想过姚家会这么无耻,瞒下姚氏与人有过婚约的事,事后把姚氏嫁给了他。
  
  他是无意中听凌姨娘提起,说小凌氏与她说过,姚氏似乎与人定过亲,也不知是真是假。
  
  他于是去查,顺藤摸瓜查出了甄平。
  
  一个落魄秀才,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,家底还不殷实,长得也不如自己。
  
  顾侯爷觉着对方丝毫不是个威胁。
  
  加上那时甄平已经与别人成了亲,且私底下与姚氏并无来往,他也就没对甄平怎么样。
  
  如果不是出了今天这种事,他已经快把甄平这号人物给忘了。
  
  “我妻子姚氏可曾来过这里?”他淡淡地问。
  
  一句妻子姚氏,让甄平整个人都僵住了。
  
  他万万没料到这个威武高大的男人就是姚瑶的丈夫定安侯。
  
  定安侯穿着一袭玄色锦衣,披着银狐大氅,五官刚毅,丰神俊朗,虽已步入中年,却依旧魁梧挺拔,气度不减。
  
  “不曾。”甄平说。
  
  “怎么会不在?我亲眼看见她出府的!”顾承林跋扈道。
  
  顾承林虽没顾琰那么像顾侯爷,却也不难看出是顾侯爷的儿子。
  
  他在提到姚氏时的并未称呼一声母亲或夫人,甄平也就猜出姚氏在侯府过的是什么日子了。
  
  甄平心中难受,面上尽量不让自己有所表露,他道:“难道令府的夫人出门就一定是来了我这里?”
  
  顾承林不屑道:“我下午看见你俩在酒楼说话,你还叫她来你家里!你别想狡辩,我和我两个哥哥都听见了!”
  
  甄平满腹酸楚,还有一丝愤怒,什么样的继子才会做出这种事,带着亲爹来捉自己继母的“奸”。
  
  甄平捏了捏拳头,道:“没错,我下午是偶遇了侯夫人,也与她闲话了几句家常,仅此而已,没有其他了。”
  
  顾承林:“你明明还让她来你家看你娘!”
  
  甄平:“我是说了这话,不过侯夫人拒绝我了,她说我们如今不适合再有往来。”
  
  顾承林:“我怎么没听见?”
  
  甄平:“那就不清楚了。”
  
  顾承林还想与他争辩,黄忠却已在宅子里找了一圈,回到院子冲顾侯爷摇了摇头。
  
  顾侯爷眉头一皱,对甄平道:“打搅了。”
  
  顾承林:“爹——你再找找——我亲耳听见——”
  
  顾侯爷一记眼刀子甩过来,顾承林悻悻地闭了嘴。
  
  顾侯爷没好气地说道:“还不回马车上?”
  
  “哦。”顾承林心不甘情不愿地上了马车。
  
  他总感觉不对,姚氏一定是藏在哪里了,他真的听见那男的让姚氏来家里探望他娘了,姚氏那副样子一点都不像是斩钉截铁地拒绝过。
  
  顾侯爷也打算离开。
  
  甄平叫住了他:“侯爷,我与夫人早已没有关系了,希望侯爷不要误会了她。”
  
  顾侯爷冷声道:“本侯的事,本侯自己心里有数,不必你来指手画脚!”
  
  甄平垂下了眸子。
  
  顾侯爷甩袖出了院子,上了马车。
  
  马车走远后,甄平才敢将院门合上,他转过身,望向无边的夜色,眼底涌上无尽的担忧。
  
  姚氏确实不在宅子里,否则以黄忠的本事,不可能找不出她来。
  
  方才门被踹开的一霎,一道高大的身影从天而降,带着姚氏飞檐走壁离开了。
  
  姚氏从未有过如此体验,像风筝似的在寒风中穿梭,也不知是冷的还是吓的,等好不容易落了地时,她腿软得差点瘫了。
  
  一只有力的大手及时扶住她胳膊。
  
  姚氏惊魂未定地看向对方,难以置信地张大了嘴。
  
  顾长卿神色如此道:“赶紧回府吧,父亲也快回去了。”
  
  姚氏心底的惊诧无以复加。
  
  她怎么也没料到危急时刻把她带走的人会是继子顾长卿:“你怎么会……你……”
  
  “夫人!夫人!”
  
  房嬷嬷从巷子的另一端奔了过来,冲顾长卿行了一礼:“世子!”又对姚氏道,“夫人,上车吧!”
  
  她的马车原先是停在甄家附近的,眼下却到这边来了。
  
  姚氏心底诸多疑惑,顾长卿却什么也没说,转身没入了夜色。
  
  姚氏在房嬷嬷的搀扶下上了马车。
  
  房嬷嬷把一直温在汤婆子下的水囊递给她:“是热的,夫人喝口热茶压压惊。”
  
  姚氏接过水囊,拔掉瓶塞咕噜咕噜喝了几大口,才总算感觉自己的气息一点一点回来了:“房嬷嬷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  
  房嬷嬷拍着大腿道:“哎呀,奴婢也不知道啊!方才马车在那头停得好好儿的,忽然世子过来了,让奴婢到这条巷子来接您。奴婢当时心想,完了,被世子发现了!奴婢顾不上那么多,就照世子的话做了。夫人,您刚刚究竟去哪儿了?怎么会和世子在一起?世子会不会告诉侯爷,让侯爷对您起疑啊?”
  
  姚氏沉默了。
  
  所以顾长卿是特地赶来救她的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