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首辅娇娘 > 574 娇娇与龙一

574 娇娇与龙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顾娇这一觉睡到了下午。
  
  龙一已经被萧珩带出去了,屋子里只剩顾娇一人。
  
  顾娇坐起身,看了看自己所在的床铺,沉思了好一会儿。
  
  “唔,我自己睡上来的?”
  
  今日国子监与清和书院都有课,不过顾承风最近忙着帮顾娇“惩奸除恶”,以身体不适为由给书院请了假。
  
  原本只请一天的,他擅作主张改成了两天。
  
  顾娇从东屋出来时他正在后院儿劈柴,看到顾娇,他停下劈柴的动作,冲顾娇招了招手。
  
  顾娇淡淡地走过去:“有事?”
  
  顾承风四下看了看,压低音量道:“你过来,我和你说件事儿。”
  
  “什么?”顾娇没过去。
  
  顾承风啧了一声,放下斧子,特别娴熟地用抹布擦了擦手,凑到顾娇的耳边,小声对顾娇道:“就是……”
  
  他话未说完,一道高大的身影从天而降,抓住他的领子,将他唰的扔了出去!
  
  被扔得挂在树杈上的顾承风一脸懵逼。
  
  虾米?
  
  顾娇不解地唔了一声。
  
  这家伙怎么得罪龙一了?
  
  不多时,小净空从国子监回来了。
  
  “娇娇娇娇!我今天考试了!”
  
  小净空哒哒哒地奔到后院,拿出自己的考卷递给顾娇。
  
  不出意外,又是一个大大的甲。
  
  顾娇揉了揉净空的小脑袋:“净空真棒。”
  
  小净空低头,对了对手指,害羞害羞:“想亲亲娇娇。”
  
  然后他就被龙一夹走了——
  
  顾娇望着二人远去的背影,古怪地摸了摸下巴。
  
  恰在此时,萧珩提着一篮子鸡蛋从外头回来,面不改色地递给顾娇看:“周阿婆给的鸡蛋,说是谢谢你上次治了她孙儿的风寒。”
  
  顾娇深深看了他一眼:“是吗?”
  
  “啊,是啊。”萧珩将篮子拿了回来,“我放灶屋去。”
  
  他与顾娇擦肩而过。
  
  顾娇转身,目光追着他,眯了眯眼跟上去:“你是不是和龙一说什么?”
  
  “说什么?”萧珩从容淡定地将篮子放在灶台上,打开装鸡蛋的小缸子,将鸡蛋一个一个放进去。
  
  顾娇问道:“那龙一怎么不让人靠近我?”
  
  萧珩背对着顾娇放鸡蛋,唇角不自觉地勾了一下,扭过头来脸上又恢复了面无表情:“有吗?”
  
  “有。”顾娇点头。
  
  萧珩脸不红气不喘地说道:“可能龙一是他们闹着玩儿的。”
  
  顾娇想了想:“哦。”
  
  萧珩放完最后一个鸡蛋,转头看向顾娇,顾娇正背靠着灶台沉思着什么,夕阳自门口斜斜地透射而入,落在了她完美的侧颜上,将她纤长的睫羽照得透亮。
  
  萧珩的眸光动了动:“那个……”
  
  “嗯?”顾娇疑惑地看向他。
  
  “你这里……”萧珩指了指她的鬓角。
  
  顾娇抬手摸上去,却什么也没摸到。
  
  萧珩走过去,伸出没抓过鸡蛋的左手,将不知何时落在顾娇鬓角的一片小叶子摘了下来。
  
  二人隔得很近,呼吸在静谧的屋子里彼此攀缠。
  
  萧珩一低头,几乎能亲吻到她的额头。
  
  “是什么?”顾娇仰头看向他。
  
  萧珩怔怔地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,心若擂鼓地偏了偏头,朝她轻轻地覆下去。
  
  下一秒,一道黑影闪过,萧珩也被龙一夹走了!
  
  萧珩:“?!”
  
  萧珩的别人——除了我,都是别人。
  
  龙一的别人——都是别人。
  
  ……
  
  顾娇下午去了一趟铁铺,拿了一张图纸递给铁匠。
  
  铁匠看着那张奇奇怪怪的图纸,为难道:“这、这种东西我们没做过。”
  
  顾娇问道:“能做吗?”
  
  铁匠道:“做是能做,就是……可能没你图纸上的这么好看。”
  
  顾娇道:“先做了再说。”
  
  “诶!”
  
  顾娇从铁铺出来后去了医馆。
  
  她打开小药箱,看着满满当当的急救药物,皱了皱眉头:“还是没有出现做接受腔的材料,难道真的要我去割树脂吗?”
  
  正嘀咕着,二东家火急火燎地冲进了她的院子:“小顾!出大事儿了!”
  
  顾娇从屋子里走出来: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
  
  二东家胆战心惊道:“不知道!就方才一个在咱们医馆治疗的病人,原来是个禁卫军的官儿,然后他属下来报,说宫里出了事儿,皇后让他赶紧进宫!”
  
  皇宫,碧霞殿。
  
  昨日被信阳公主一巴掌从台阶上扇下来,摔得遍体鳞伤的宁安公主,此时正用一把匕首劫持住了秦楚煜。
  
  而在她身侧与身后,足足十名高手严阵以待,以防有人从她手中将秦楚煜抢回去。
  
  大量禁卫军埋伏在碧霞殿外,弓箭手也严阵以待。
  
  宁安公主看向萧皇后毫无畏惧地说道:“别轻举妄动,你们杀了我是小,但谁也不能保证我倒下去的时候不会手滑割破了你儿子的喉咙。”
  
  萧皇后万万没料到宁安公主这么快就要与他们鱼死网破了,她这是藏不住了所以干脆连无畏的伪装都懒得做了?
  
  萧皇后不得不承认,寻常人做不到宁安这般果决。
  
  这真的是一个胆大包天的女人!
  
  宁安公主被软禁于碧霞殿后便开始暗暗评估逆风翻盘的可能性,信阳公主在金銮殿展现了绝对不可褫夺的实力,皇帝宠她,信阳可不惯着她。
  
  她被揭穿是迟早的事。
  
  与其坐以待毙,不如主动出击,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!
  
  “母后我怕……呜呜……”
  
  秦楚煜吓得嗷嗷儿大哭。
  
  萧皇后的心都碎了,她恨不能将眼前这个连孩子也不放过的女人碎尸万段!
  
  如果哥哥在这里会怎么办?
  
  哥哥一定会说,别哭了,一个爷们儿眼睛漏尿你羞不羞?
  
  “别哭了!”萧皇后深吸一口气,正色道,“你是皇子!把眼泪给我憋回去!”
  
  秦楚煜先是一怔,随即哭得更凶了:“我憋不回去……呜呜……”
  
  萧皇后又气又心痛,她忍住心底的情绪,冷冷地地看向宁安:“你究竟想怎么样?”
  
  宁安公主冷声道:“准备好马车,送我们出城!不许让人跟着,否则我和你儿子同归于尽!”
  
  苏公公担忧地看向萧皇后。
  
  萧皇后捏紧了拳头:“……准备马车!”
  
  宁安公主淡道:“莲儿,将贤儿带出来。”
  
  一旁的莲儿早被这一幕吓傻了,她像是头一天认识宁安公主,眼眶发红地看着她。
  
  宁安公主怒道:“愣着干什么!还不快去!”
  
  莲儿身子一晃,一滴豆大的眼泪落了下来。
  
  “……是,是。”
  
  她怔怔地回到屋内,哽咽地来到床边,“公子,公子……”
  
  她叫了几声,皇甫贤没反应。
  
  她伸出手来摸了摸皇甫贤的额头,脸色一变:“公主!公子他生病了!他的头好烫!赶紧给公子请御医吧!”
  
  萧皇后忙安抚道:“宁安,有话好好说,孩子的身体要紧,我先给你请个御医,你让贤儿治病。”
  
  “不必!”宁安公主眸光冰冷地看了看一旁的一名高手,“你去帮忙。”
  
  那名高手入内,三两下便将皇甫贤用被子裹着抱上了轮椅。
  
  面色苍白的皇甫贤被推了出来。
  
  “马车!”宁安公主的匕首贴上了秦楚煜的脖颈。
  
  “啊!”秦楚煜尖声大哭!
  
  萧皇后心肝一颤,咬牙道:“苏启安,为宁安公主准备马车!要能让贤儿坐上去的那种。”
  
  苏公公去备了一辆专用的马车过来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