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首辅娇娘 > 555 反击

555 反击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顾娇还留意到自己的屋子里烧了炭盆,应该是早早地烧上了,屋子里暖和极了。
  
  她这几日都住在医馆中,不出意外今晚也是。
  
  他就因为她要在这间屋子和他说几句话就特地将炭盆烧上了吗?
  
  他是担心她冷吗?
  
  虽然以顾娇如今的身体并不怕冷,但她的唇角依旧抑制不住地翘了起来。
  
  萧珩调完灯芯转过身来,猝不及防地看见她两手托腮冲着自己发花痴的样子。
  
  萧珩:“……”
  
  萧珩一脸镇定地在顾娇对面坐下。
  
  顾娇大大方方地看着他:“你要和我说什么?”
  
  萧珩自动忽略她炙热的目光,正色道:“莫千雪的事。”
  
  顾娇哦了一一声:“你怎么知道莫千雪?”她可不记得自己给他介绍过莫千雪的身份。
  
  萧珩说淡道:“一个住进了我娘子房中的病人,我能不关心一二吗?”
  
  顾娇眨眨眼,两只手都托住了自己的腮帮子:“你吃醋啦?”
  
  “没有。”萧珩矢口否认。
  
  天天和你睡!
  
  顾娇弯了弯唇角,站起身来,隔着桌子倾过身子,瞬间将自己的脸凑到他的面前。
  
  这个距离,能够看清他微微颤动的浓长睫羽,也能够听到他因自己突然起来的靠近而变得紧张的呼吸。
  
  萧珩在衙门里脸皮厚的很,然而在亲近的人尤其是在顾娇面前,总是很容易害羞。
  
  他垂眸避开她的视线,却避不开她诱人的气息,她其实什么也没做,然而就是会勾得人心猿意马。
  
  啵唧!
  
  顾娇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。
  
  萧珩的身子一僵,下意识地朝顾娇看去,咫尺之距,他对上了她炙热的目光。
  
  他的心口像是被什么击中,心跳都漏了一拍。
  
  “相公吃醋的样子,真好看。”
  
  她说罢,唇角微弯地坐了回去。
  
  萧珩的脸颊滚烫,被她亲过的地方更是如同火烧一般。
  
  他们是名义上的夫妻,有过比这更亲密的举动,然而不知为何,这一枚猝不及防的轻吻,也仍是撩拨得他险些难以自控。
  
  他差点忘记他刚刚说到哪儿了!
  
  萧珩深吸一口气,强行摒除脑海中的杂念,定了定神道:“莫千雪是仙乐居的人。”
  
  “嗯,我知道。”顾娇点头。
  
  萧珩对此并不意外,如果是普通患者,她不会带回自己小院,很大可能就是她早就认识莫千雪。
  
  萧珩接着道:“她的伤是故意为之,目的是接近你,获取你的信任。”
  
  顾娇摸了摸下巴:“唔,难怪。”
  
  莫千雪的伤势其实并没有太大破绽,的确差一点就能死掉的那种,奇怪的地方在于莫千雪就倒在她从仙乐居回去的路上。
  
  不是没怀疑过,只是她从莫千雪的身上感受不到恶意,也就没往心里去了。
  
  顾娇若有所思道:“如果莫千雪真想杀我,她应该有很多次下手的机会。”
  
  但她并没有。
  
  “你们从前怎么认识的?”
  
  “……大街上碰到的?”
  
  坚决不承认自己去逛过青楼!
  
  萧珩:“……”
  
  算了,用脚趾头也猜到这丫头是去过仙乐居的,估摸着就是曾经调查静太妃的时候。
  
  女人是不能进仙乐居的。
  
  这丫头莫非是一身男装打扮?
  
  那莫千雪对她——
  
  萧珩突然感觉自己头顶有点儿绿!
  
  顾娇危机本能护体,眨眨眼,特别真诚地说道:“相公,你真好看,你最好看!”
  
  很好,这是心虚了。
  
  萧珩默默在心里记了一笔。
  
  决定等以后再慢慢与她算!
  
  眼下还是先解决仙乐居少主这个大麻烦。
  
  ……
  
  正月十五过后,京城又下了一场雪。
  
  皇帝上朝了,有关封赏功臣一事在朝堂引起热议,对唐岳山与顾长卿兄弟的册封大臣们几乎没有人反对,而有关宁安公主的册封就遭到了诸多大臣们的不同意见。
  
  朝中臣子约莫分为两派,一派是以徐次辅为首的微臣,要求重赏宁安公主,封其为护国长公主,而另一派则是以兵部尚书为首的武将,反对册封宁安公主为长公主,更反对其护国的封号。
  
  兵部尚书许渊是许粥粥的爹。
  
  徐次辅请求大封宁安公主的理由是宁安公主在边塞立下大功,许渊反对的理由却是宁安公主是前朝余孽的未亡人,她与前朝皇室育有一子。
  
  她识人不清,引狼入室,还诞下了前朝余孽的孩子,她没资格获封护国长公主。
  
  皇帝的手下就压着老祭酒呈上来的奏折。
  
  奏折上就写着可能会有人拿皇甫贤的身世做文章,还请陛下不要在朝堂之上与大臣反目。
  
  百姓们同情的是从来都是宁安公主,不是皇甫贤。
  
  若是陛下为了皇甫贤与朝臣反目,那好不容易堆积起来的民心就功亏一篑了。
  
  皇帝不得已,只能先退了朝。
  
  但他心里是疼宁安的,越是有人反对,他越是感觉宁安可怜。
  
  为什么天下人都要欺负他的宁安?
  
  他的宁安究竟做错了什么?
  
  错的难道不是前朝的那些余孽吗?
  
  他的宁安也是受害者!
  
  凭什么不能得到补偿!
  
  在回华清宫的路上,某一瞬间皇帝差点生出了一股即便文武百官全都反对,他也要执意册封宁安的冲动。
  
  不过想到皇甫贤那孩子,他到底是生生忍下了。
  
  三日之期的前一夜,花夕瑶又来到了医馆。
  
  莫千雪已经能稍稍下地走动了,她坐在窗边,厌恶地看了花夕瑶一眼:“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过来,会让我暴露的!”
  
  花夕瑶摇着团扇笑道:“我只是来提醒姐姐,明天真的是最后的期限,姐姐想好怎么将她引出城了吗?”
  
  莫千雪淡道:“如果我没将她引出去,会怎样?”
  
  花夕瑶笑着道:“那姐姐会死。”
  
  莫千雪冷声道:“你杀得了我?”
  
  花夕瑶唇角一勾:“我杀不了,总有人杀得了,背叛少主的下场姐姐不会不知道。”
  
  莫千雪撇过脸:“你的毒药还有没有?”
  
  花夕瑶笑着问道:“姐姐说的是哪一种?”
  
  莫千雪冷声道:“像软骨散的那一种。”
  
  花夕瑶用团扇掩面一笑:“啊,七日醉啊,有,我带了,我还怕姐姐不问我要呢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