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首辅娇娘 > 539 少主

539 少主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却说另一边,邢部尚书带着萧珩连夜出城查案,萧珩在刑部挂的是书令一职,按理说是不参与查案的,不过邢尚书当初把人要过来就是看中了他办案的能力。
  
  书令一职只是个幌子。
  
  刑部尚书姓邢,名书文。
  
  这名字怎么听也不像个能做大尚书的,可偏偏邢书文就是做了。
  
  邢书文是六部尚书中少有的寒门出身,当初也是吃尽了苦头,好不容易才进入刑部。
  
  因为没有家族的支撑,他要扶摇直上就比那些贵族官员艰难了许多,他经历过两次外放,一次是得罪了人,另一次是动了不该动的势力。
  
  但大概他的命真的很硬,就这样都挺过来了。
  
  他人品端正,家风也正,符合皇帝的用人标准,当然前提是他得能被皇帝注意到。
  
  “说来其实是个巧合,我第二次外放是在酆都山附近的一个小县城里,我办了一桩案子,受害者是公主府的人。”马车上,邢尚书对萧珩说。
  
  萧珩不知这事。
  
  他离京之前没想过自己会进入六部,因此没特地关注过六部的动静,信阳公主有监测朝中的动静,因此他偶尔能听到一些官员的把柄——譬如国子监郑司业收受贿赂的账册。
  
  但很显然刑尚书并不在有把柄的行列。
  
  他是一个清廉正直的好官。
  
  马车在崎岖的小道上颠簸地走着,二人的身形都不免有些摇晃。
  
  邢尚书一边摇晃着,一边接着说道:“老实讲,只是个微不足道的下人,被当地的一个乡绅欺辱了,那乡绅与京城这边又有那么点儿沾亲带故的关系。你知道换了别人会怎么做吗?”
  
  萧珩明白他不是在问自己话。
  
  果不其然,邢尚书自顾自地往下道:“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有时老百姓的命不值钱,下人的命也不值钱,信阳公主当时就问我,‘刑县令,你敢查这个案吗?’”
  
  萧珩几乎能想象信阳公主当时的表情。
  
  “我问公主,‘我查了,出了事,公主能保住我的家人吗?’公主说,我不能,你的案子不是为我查的,那是你的职责,你可以选择做一个好官,也可以选择做一个污吏,结果都由你自己承受。哎呀,真不近人情啊!我当时想。嗯……其实现在想想依旧觉得公主的心肠太硬。她是公主啊,她要庇佑几个人还不简单吗?她这是把我架在火上烤,还不给我家人退路啊……”
  
  “但是六郎,世道就是如此。从我选择为官的那一日起,我就自己将我家人的命运送到了一条不可预知的道路上,没人逼我,都是我自个儿选的。”
  
  “案子闹到京城,你可知那乡绅竟是与罗国公府沾亲带故,我差点死了,但天不亡我,陛下听说了这个案子,他将我调回京城,我就算是被保住了。”
  
  “她帮你了。”萧珩忽然开口。
  
  “什么?”邢尚书不明所以地看向萧珩。
  
  萧珩说道:“信阳公主,她帮你了。”
  
  邢尚书一愣。
  
  萧珩掸了掸宽袖:“不然陛下为何会听说你的案子,为何突然将你调回京城?天下命案那么多。”
  
  “啊……这……”
  
  邢尚书一时接受不了这么大的冲击,老实讲,他也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能啊,不过他事后见了信阳公主好几次,信阳公主完全没有让他感激她的意思。
  
  甚至,她话都不与他说的。
  
  做好事这么不留名的吗?
  
  信阳公主图什么?
  
  图他是个好官?
  
  图他这张脸?
  
  传言信阳公主多面首。
  
  邢尚书摸了摸自己的那张糙脸,话说曾几何时,他的确是他们县城的美男子呢……
  
  “大人!到了!”车夫将马车停下。
  
  邢尚书之所以在马车上与萧珩说那些,是因为他察觉到这次的事情不简单,背后牵扯的势力可能超乎他们想象,他担心萧珩会不敢往下查,才想要用自己的事迹去感化萧珩,让他也立志做一个不畏强权的好官,就算没有任何人庇佑自己,也一定能扶摇直上九万里。
  
  不过看样子,好像有点翻车了。
  
  “咳咳。”邢尚书清了清嗓子,“下去吧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