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首辅娇娘 > 517 自食其果

517 自食其果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却说丰石的匕首被撬断之后,丰石直接拿着匕首的残肢去了兵器库,找到锻造兵器的士兵,让他们把他的匕首修复。
  
  这些士兵都是铁匠出身,来军营不干别的,就专程打铁。
  
  这会儿他们在为将士们修补破损的盔甲与兵器,有点儿忙不过来。
  
  丰石虽是驸马的人,可修补盔甲兵器是翊王的紧急命令。
  
  好不容易有个士兵将手中的盔甲修补完了,丰石忙将自己的匕首递给他。
  
  士兵接过来看了看,道:“刀刃都断了。”
  
  丰石问道:“不能修了吗?”
  
  士兵如实道:“很难,一般我们修补的都是卷刃或豁口的那种,副将您的匕首断成这样了,很难再接上去,接上去也会和有痕迹。”
  
  主要是他们如今的打铁技术不过硬,据说在梁国就能做到断刃无暇相接。
  
  “那、没办法了吗?”丰石问。
  
  “熔掉重做。”士兵说。
  
  “重做那还是大人给我的匕首吗?”丰石心里堵,然而也没办法。
  
  为了撬一个小破箱子,竟然把大人送他的匕首弄断了,想想真是气人!
  
  丰石最终还是没选择将刀刃熔掉,他拿着断裂的匕首往回走。
  
  越想这件事越生气,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关押顾娇的地方。
  
  那是宅子里堆放杂物的院子,诚如医官所言,确实没什么人过来。
  
  然而距离杂物院正门五十步的地方便有大批士兵在操练。
  
  所言严格来说,杂物院的防守是很严密的。
  
  丰石心里有气,不免就想拿那个昭国的士兵撒撒气。
  
  他来到顾娇的屋子前,发觉守门的士兵不见了,他眉头一皱。
  
  他记得临走时门是开着的,这会儿也关了。
  
  诸多古怪令他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,他毫不客气地推门进了屋,警惕地往里扫了一眼。
  
  只见医官正站在床前,弯身给那个昭国的士兵包扎手腕上的伤口,医官听到了身后的动静,也吹到了从门外灌进来的冷风,回头对丰石道:“丰副将,劳烦您把门儿带上,患者本就冻坏了,不能再吹风了,会好不起来的。”
  
  “他真的还能好?”丰石尽管嘴上让医官吊着这个少年的命,心里却不以为意,毕竟他常年在边塞,见过太多冻伤的人,冻到这个程度基本上活不了几天了。
  
  医官清了清嗓子,不甚愉悦地说道:“丰副将是在质疑我的医术吗?”
  
  丰石一时哑口无言,虽说的确是在质疑,可讲出来总是会让人难为情的。
  
  他轻咳一声,看了看那个少年的手腕,道:“你怎么把他的绳子解了?”
  
  医官严肃地说道:“他受了伤,不是你让我吊住他的命的吗?不解绳子我怎么给他包扎伤口,不给他包扎伤口,他出现感染怎么办?冻成这样就剩最后一口气,没死都是万幸,再耽搁下去,便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了!”
  
  既然医官都说这少年只剩最后一口气,丰石便没去计较绑不绑手的事了。
  
  “他还要多久才能醒?”丰石问。
  
  “这个可不好说。”医官道,看了看大氅的门,“你再让继续吹风,估摸着十天半个月也醒不了!”
  
  丰石麻溜儿地进屋把门关上。
  
  须臾又觉着自己这样不对劲,他进来做什么!他又不要看着这小子!
  
  “外头的人呢?”丰石问。
  
  医官装模作样地背过身子,一边给顾娇包扎并不存在的伤口,一边眼神飘忽道:“我怎么知道?我一直在里头给他疗伤。”
  
  “这小子,又野到哪儿去了?”丰石不耐地出了屋子。
  
  “门!”
  
  屋内传来医官的声音。
  
  丰石眉头一皱,反手将门合上了!
  
  确定丰石走远,医官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床沿上。
  
  他抬手抹了把额头的冷汗,大口大口地喘起气来:“吓死我了吓死我了……还好没露馅儿……你是不知道翊王的手段……要是让他发现我帮你……”
  
  医官说到一半莫名觉着不对劲,他定睛一看,就见那么一小会儿的功夫,顾娇竟然已经睡着了!
  
  医官:“……”
  
  医官拿手在顾娇眼前晃了晃:“喂,喂,丫头?姑娘?小……子?”
  
  顾娇没反应。
  
  “好好好!现在就去揭发你!”
  
  医官转身就走,却刚来到门口,身后传来一道鬼魅的小声音:“把尸体埋了。”
  
  医官一个趔趄朝前栽去,额头撞在了门板上,当即撞出一个大包来。
  
  他不敢转过身,只是微微扭过一点点头。
  
  “回来时记得带两个馒头,我饿了。”顾娇闭着眼,淡淡地说。
  
  “……我是翊王的人,你这样会陷我于不义的。”医官义正辞严地说。
  
  顾娇翻了个身,面朝床内侧:“小药箱给你摸两下。”
  
  医官:“成交!”
  
  ……
  
  顾娇这一觉直接从中午睡到了晚上。
  
  因冻伤而引起的急性肺水肿稍稍有了一丝好转,但真正痊愈没这么快,她得在山上待上几日。
  
  更何况——
  
  顾娇顿了顿,从小药箱里拿了两粒氯霉素吃了,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。
  
  喝到一半时医官过来了。
  
  医官见她醒了正坐在桌边喝水,不由上下打量她了一番。
  
  老实说,脸色还是有些苍白,看得出大冻了一场,可比起早上送来那会儿强了不少,至少不是尸体一般的惨白了。
  
  “喏,你要的馒头。”医官将食盒放在桌上,拿出一碗馒头,又端出来一碗红枣姜汤,“驱寒的,喝了吧。”
  
  若真是个小子,一碗姜汤也就够了,考虑到她是个姑娘,医官给切了几片红枣,放了一勺红糖。
  
  “还有这个。”医官从背后拿过一个小背篓,“是你的吧?”
  
  “嗯。”顾娇点头。
  
  “里头的东西我找不着了,就只找到这个一个篓子。”医官遗憾地说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