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首辅娇娘 > 477 一更

477 一更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顾娇从仁寿宫出来,恰巧碰上去给萧皇后请过安的玉瑾。
  
  “玉瑾姑姑。”顾娇与她打了招呼。
  
  玉瑾惊喜一笑:“是顾大夫啊,你是入宫探望太后的吗?”
  
  信阳公主既然调查了顾娇,就不可能不知道她与庄太后的关系。
  
  顾娇点了点头。
  
  “公主也入宫了吗?”她问。
  
  “啊,没有,只有我入宫了,皇后召见,公主她……”言及此处,玉瑾无奈地笑了笑,倒是没对顾娇有所隐瞒,“皇后想知道小侯爷的事,公主不愿多提,便称病待在宅子里,让我前来向皇后复命。”
  
  至于皇后问玉瑾,玉瑾只推脱自己是下人,一概不知情。
  
  萧皇后可以对别人用刑,却不能对玉瑾这般,一是玉瑾无错,二是玉瑾是信阳公主的心腹,萧皇后若是敢动她,信阳公主不会善罢甘休。
  
  一家人,没必要闹到那个地步。
  
  二人一道往宫门口的方向走去。
  
  顾娇一贯不爱打听人的隐私,只不过玉瑾自从确认萧六郎的身份后,便没再拿顾娇当外人。
  
  她主动与顾娇说道:“其实公主与皇后的关系不大亲密。”
  
  她用了亲密一词,这是斟酌与美化过后的修饰,事实上二人的关系十分冷淡,究其缘故是宣平侯与信阳公主关系不睦,萧皇后作为宣平侯的亲妹妹,自然不会将错误怪罪到自家哥哥头上。
  
  于是便对信阳公主有了几分成见。
  
  信阳公主不是拿热脸去贴人冷屁股的人,这就导致了如今二人这副不冷不热的局面。
  
  “唉。”玉瑾叹气,“皇后和公主都很疼小侯爷,小侯爷在的时候二人偶尔还说说话,自从小侯爷……出了事,皇后与公主便几乎不怎么来往了。”
  
  唯一见面就是上次信阳公主回京,入宫给帝后请安。
  
  然而这也并非姑嫂情谊,而是君臣之礼。
  
  玉瑾和顾娇说这些并不是希望顾娇从中为二人周旋什么,也不是在提醒顾娇信阳公主没说的事不要从顾娇的嘴里说出去。
  
  她单纯是在和顾娇八卦而已。
  
  顾娇是个很好的倾听者,先是有瑞王妃,再是有玉瑾,都十分愿意与顾娇分享自己的心事。
  
  二人说着话,不知不觉便来到了宫门口。
  
  顾娇是坐小三子的马车过来的,不巧的是小三子的马车坏了,车轱辘有点儿松松的,他正蹲在地上修。
  
  玉瑾便对顾娇道:“顾大夫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  
  顾娇没有拒绝,与小三子说了一声,坐上了玉瑾的马车。
  
  她看得出来玉瑾是八卦得意犹未尽,还想和自己说话。
  
  坐上马车后,玉瑾想到什么,问顾娇道:“对了,侯夫人是不是快生了?”
  
  顾娇道:“已经生了。”
  
  玉瑾一怔,问道:“不是说下个月吗?这么快就生了?是儿子还是女儿?都可还安好?”
  
  这个都字,显然是将姚氏一并关心在内。
  
  顾娇感激颔首:“是儿子,母子平安。”
  
  玉瑾欣喜一笑:“那真是太好了。这个大喜的消息一定要告诉公主,顾大夫,你介不介意去一趟朱雀大街?”
  
  “好。”顾娇说。
  
  玉瑾不是只会八卦自己心事的人,她也很关心顾娇的情况,之后的一路上她问的几乎是与小家伙和姚氏有关的问题。
  
  顾娇话不多,答得很言简意赅,不了解她的人大抵会误会她在敷衍。
  
  玉瑾却明白她每个问题都回答得很认真。
  
  玉瑾喜欢这样的姑娘,不耍心机,不阿谀,不做面上的客套,所有珍惜与友好都藏在了她的细节里。
  
  马车驶入朱雀大街,玉瑾挑开帘子瞧了瞧,远远地发现自家院子门口似乎停放着一辆马车。
  
  “咦?那辆马车看着有些眼熟。”玉瑾喃喃嘀咕。
  
  顾娇顺着她的目光望了望,说道:“是宣平侯的马车。”
  
  这辆马车时不时出现在医馆、国子监以及碧水胡同,顾娇早已深深地记住了它模样。
  
  玉瑾更疑惑了:“侯爷怎么会来了这里?”
  
  就他们俩的夫妻关系,有事也多是找人传话,主动去找对方的次数屈指可数,尤其是宣平侯,他约莫是明白信阳公主不愿意见自己,因此从不去信阳公主面前自讨没趣。
  
  事实上,宣平侯今日只是路过,没打算去找信阳公主的,奈何他听见了信阳公主的惨叫,似乎是出了什么事。
  
  他循声来到书房的阁楼上,信阳公主瘫坐在地上,右脚被倒下来的书架沉沉地压着,阁楼逼仄,她退也退不了,起也起不来。
  
  宣平侯躬身走进阁楼,这间阁楼以信阳公主的个子是能在最高处站直身子的,可宣平侯太高了,他全程都得猫着身子。
  
  他将沉甸甸的书架拿开,把倒在地上的书籍一并移开,她的鞋履上渗出血来,看样子受了不轻的伤。
  
  宣平侯眉头一皱:“怎么不见你的龙影卫过来?都是吃干饭的吗?”
  
  他是从街头赶来的,不说来得很慢,可路程摆在那里,在此期间,她的龙影卫完全有功夫将她救出去。
  
  说来可笑,明知有人救她,自己还是来了。
  
  可该出现的龙影卫又并没有出现。
  
  这让宣平侯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好了。
  
  说幸亏自己来了?
  
  信阳公主哪里知道他心里闪过了这么多想法?
  
  龙一出去办事了,至于其余四名龙影卫她根本就没有带到京城来。
  
  宣平侯见她不回答,也没强迫着逼问,他单膝蹲下,打算去看看她的伤势,她却忽然道:“别过来!”
  
  行。
  
  虽是夫妻,可这么多年只睡了一次,和她在一块儿还得讲讲男女有别。
  
  操蛋。
  
  “你伤的不轻。”宣平侯说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