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首辅娇娘 > 422 发现真相

422 发现真相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大家是过来人,还能听不出不大方便是什么意思?
  
  庄贵妃小声道:“摔成那样了还……”
  
  庄太后一记眼刀子甩过来,庄贵妃噤了声。
  
  白日里这样有失体统,可太子与太子妃恩爱也不是一日两日了,六宫上下谁不知太子独宠太子妃,为了她连妾室都发落了。
  
  萧皇后硬给太子塞人,差点没弄得母子决裂。
  
  太子愣是把自己的一颗心拴在了温琳琅的身上,一步都舍不得离开她。
  
  不过话说回来,以温琳琅的才情姿容的确担得起太子的这份宠爱,全昭国没有比她更貌美、身段更诱人的女子,也没有比她更才华横溢的谋士。
  
  太子等了她这么多年,大婚却不到两年,如胶似漆也是常理。
  
  可再独宠又如何?又不见她怀上孩子。
  
  还是自己儿子有本事。
  
  思及此处,庄贵妃笑着拍了拍宁王妃的手背:“你好好调理身子,来年再为宁王添丁。”
  
  宁王妃的脸色几乎是瞬间一白。
  
  “你没话说了是吧?”庄太后冷冷地瞪了庄贵妃一眼,对宁王夫妇道,“行了,你们俩回去吧,没事少来宫里。”
  
  庄贵妃撇了撇嘴儿,正要说什么,庄太后没给她开口的机会:“你也是,顾好你自己就行!”
  
  庄贵妃悻悻地闭了嘴。
  
  宁王夫妇与庄贵妃都离开后,庄太后的耳根子才总算清净了。
  
  其实要说吵,一个小净空比他们几个加起来都吵,但那孩子只吵耳朵,不闹心。
  
  “姑婆姑婆姑婆姑婆!你看我抓的青蛙!”
  
 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。
  
  庄太后这边刚念叨完小净空,下一秒,这熊孩子就抓着两只癞蛤蟆扑进了庄太后的怀里。
  
  庄太后嘴角一阵抽搐!
  
  说好的不闹心呢?
  
  打脸要不要这么快的!
  
  顾娇陪庄太后回了仁寿宫,享受完难得的清闲,庄太后要开始批阅奏折了,顾娇也打算离开。
  
  临走时,庄太后忽然叫住她:“六郎的心里没别人,有些事过去就过去了,你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  
  顾娇被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弄得一头雾水,怎么突然说起萧六郎了?她把他什么过去的事放在心上了?
  
  顾娇走后,秦公公给庄太后打来热水擦脸。
  
  见庄太后一副有心事的样子,他不由问道:“太后,您今儿是怎么了?”
  
  庄太后道:“方才的事你是没看见吗?”
  
  秦公公问道:“您说的……哪件事?”
  
  庄太后瞥了他一眼:“太子妃受伤,娇娇居然主动去东宫给她治伤,她像这么妙手仁心的性子吗?”
  
  秦公公:……有这么说自家孩子的吗?顾姑娘怎么就不妙手仁心了?
  
  咳,话说回来,顾姑娘确实有点小黑心的,不像是会主动去给皇宫的人治病的样子。
  
  秦公公还是不明白:“您是在担心什么?”
  
  庄太后叹道:“我担心她已经知道六郎的身份了,在介意六郎从前有过一个未婚妻。”
  
  “啊……”秦公公一脸大悟,“不可能吧?”
  
  庄太后哼道:“不然她干嘛跟过去看热闹?”
  
  秦公公一想是这个理:“也是。”
  
  顾娇还不知自己的举动已经引起姑婆的怀疑,并且被姑婆曲解为女儿家的醋意。
  
  嗯……醋意这种东西她大概下下辈子都不会有的。
  
  顾娇出了仁寿宫后没去找小净空与许粥粥带他俩回家,她去了另一个地方。
  
  宁王与宁王妃带着两位小郡主出了皇宫,小郡主有专程的马车,二人被奶嬷嬷抱到了马车上。
  
  宁王将宁王妃也送上马车,宁王自己没上去。
  
  他站在车窗边,透过支开的窗子,温和地看向略有些疲倦之色的宁王妃,缓缓说道:“累坏了吧,原本你身子不爽,该在府上仔细调养才是,是我考虑不周。”
  
  “没有的事。”宁王妃见他不上来,约莫猜到他不会回府,却还是问了一句,“王爷不回去吗?”
  
  “啊。”宁王笑了笑,“小七闯出大祸来,这会儿指不定在御书房受罚,我得去看看,不能真让父皇把他罚了惨。”
  
  他一贯是个疼爱弟弟的兄长,何况小七还小,与他也没有任何利益上的冲突,他疼小七不论从哪方面都说得过去。
  
  宁王妃一瞬不瞬地看着他,眸子里掠过一丝复杂:“真的要去吗?”
  
  宁王怔了怔,随即在她厚重的注视下露出一抹无可奈何的笑来:“太子的性子你是知道的,虽与小七一母同胞,可小七这回是撞伤了太子妃,怕是他也在气头上,不会替小七说话的。”
  
  宁王妃捏紧了窗子:“如果,我让你别去呢?”
  
  宁王宠溺又无奈地看着她,笑着说道:“素心,别闹。”
  
  宁王妃垂下眸子,似是放弃了自己的无理取闹,松开了紧紧捏住车窗的手:“好。”
  
  宁王伸出手,抚了抚她冰凉的脸颊:“乖,我很快就回去了,晚上陪你听戏。”
  
  宁王妃爱听戏,为博妻子欢心,从不沉迷声色的宁王毅然在府上养个戏班子,可见对王妃有多用情至深了。
  
  宁王妃没再说挽留的话,她轻轻地拿开叉杆,放下了马车的轩窗。
  
  东宫。
  
  太子妃靠坐在床头,衣袖与裙衫被高高地掀起,太子专心地给她擦完最后一处金疮药,如释重负地说道:“好了,都擦完了,等等,你先别动,我看看还没有别的伤口。”
  
  “没有了。”太子妃说,“没哪里疼。”
  
  太子道:“有些地方你当时不疼,可能过会儿就淤青发肿。”
  
  太子妃不好说什么,由着他将自己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。
  
  等检查完,她的脸颊都红透了。
  
  本是为她擦药才掀了她的衣衫,可看着她这副楚楚可怜、面红耳赤、羞涩难当的样子,太子只觉自己的喉头都哑了一下。
  
  不过,他还没禽兽到在琳琅受伤的时候要她。
  
  所以其实顾娇所说的不方便只是字面意义上的不方便——太子在帮太子妃擦药,不便见客,没其他意思。
  
  顾娇没撒谎。
  
  只是旁人要脑补那就不怪她了嘛。
  
  太子妃对太子道:“殿下去看一下小七吧,臣妾没事了,殿下不要太生小七的气,在父皇面前记得多替小七美言两句,陛下喜欢你们兄弟情深,切莫为了一个女人伤了兄弟情分。”
  
  太子咬牙道:“孤恨不得把他拎起走揍一顿!”
  
  太子妃笑了笑:“殿下听我的。”
  
  太子叹气:“好好好,孤知道了,都听你的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