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首辅娇娘 > 408 找上门来

408 找上门来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信阳公主晕倒了,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。
  
  院子里的下人却并没因担忧而惊慌失措,每个人在玉瑾的调配下井然有序地做着自己的事。
  
  信阳公主被玉瑾抱到了床铺上。
  
  顾娇没看出来柔柔弱弱的玉瑾竟也有这般力气,不过玉瑾到底不是习武之人,这一下实则用尽了她全身力气。
  
  她狼狈地喘息了一会儿,额头渗出薄薄的汗珠。
  
  “玉瑾大人,奴婢去请大夫。”一个小丫鬟说。
  
  玉瑾先是点了点头,须臾似是想到了什么,又摇了摇头。
  
  随后,她看向一旁并未趁乱逃走的顾娇,凝眸问道:“顾大夫,我可以相信你吗?”
  
  ……
  
  暮色西斜。
  
  萧六郎结束了一整日的公务,从翰林院出来,一眼看见小三子在门口焦急地打转。
  
  小三子是医馆的车夫,经常跟着顾娇出诊。
  
  萧六郎下意识地往小三子身后看了看,只看到一辆安安静静的马车,车帘紧闭,但直觉告诉他,顾娇并不在马车上。
  
  “小三子,怎么了?”萧六郎走过去问。
  
  小三子听到萧六郎的声音,猛地回过头,一脸惊慌地说道:“萧大哥,顾姑娘不见了!”
  
  萧六郎眉心一蹙:“什么时候不见的?在哪里不见的?”
  
  小三子急得不行:“就、就方才……”
  
  萧六郎安抚道:“你先别着急,慢慢说。”
  
  小三子也知道自己这样是不行的,好歹他也是跟着顾姑娘见过皇帝的人,他要淡定、要淡定……
  
  小三子平复了一下情绪,将在铺子前发生的事儿说了。
  
  萧六郎蹙了蹙眉,道:“你是说她是突然不见的?”
  
  小三子道:“可不就突然吗?我一手拿着饼子,一手拎着食盒,还对她说饼子要趁热吃,不然一会儿就软了,不脆了。她还说了声好,可转头我去看她,她就没了!不是……我的意思是……人不见了!我问饼铺的两口子,他们也没有看见!我就四下找……可我把整条街都找遍了就是找不着……”
  
  萧六郎去了案发现场。
  
  “你的马车当时停在哪里?”他问小三子。
  
  小三子找到距离店铺约莫半丈的地方,一边比划,便道道:“这儿!马是站在这里,车厢是在这里!”
  
  这家铺子做完顾娇那一单生意后,食材耗空关了门,没再有什么客人过来。
  
  萧六郎在现场仔仔细细地转悠了一番,忽然蹲下身来,拾起一截断裂的炭笔。
  
  炭笔并不是很好的写字工具,一般人不会用它,顾娇很爱用,姑婆送给她的荷包里有个专门放炭笔的内胆夹层,脏了可以拿出来清洗。
  
  她平常都会在里头放上一两截。
  
  但萧六郎手中这一截炭笔并不是顾娇惯用的炭笔。
  
  她的炭笔处理过,质地较为柔软。
  
  这种炭笔是某人专用的炭笔,他只在一个地方见到过。
  
  ……
  
  朱雀大街的宅院中,信阳公主幽幽醒来。
  
  玉瑾一直守着她,见她睁开双眼,微微一笑,道:“公主,您醒了?感觉怎么样?”
  
  信阳公主不是头一回晕倒了,但却是头一回醒来后感觉如此轻松,既不头昏脑涨,也不浑身酸痛,仿佛只是随意地睡了一觉。
  
  玉瑾看她的脸色便知她恢复得比以往要好,笑了笑,说道:“公主方才晕倒了,是顾大夫为公主施针治疗的。”
  
  她说着,站起身来,后退一步行了一礼,“臣擅作主张了,请公主责罚。”
  
  信阳公主无奈地看了她一眼:“你知道我不会罚你的。”
  
  玉瑾露出一抹笑来。
  
  信阳公主问道:“那丫头人呢?”
  
  玉瑾回头望了望,说道:“在院子里。”
  
  姹紫嫣红的院落中,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树下,某人又被迫营业撅笔,小脸黑得不行。
  
  “你说你一个高手,堂堂昭国龙影卫,天下第一牛逼哄哄的武功大佬,干嘛喜欢人家打你脸呢?”
  
  顾娇幽怨地说道,不忘撅断一支炭笔。
  
  然后她就感觉这位大佬更开心了!
  
  ……就挺迷。
  
  信阳公主在玉瑾的陪伴下走出来时,看到的就是一大一小蹲在地上撅笔的一幕。
  
  玉瑾适才一直守在信阳公主床前,倒是不知原来他俩是这样的,玉瑾又一个没忍住,噗嗤一声笑了。
  
  “公主。”她说道,“龙一许久没和人玩过了,上一次这样还是小侯爷小的时……”
  
  信阳公主淡淡打断她的话:“玉瑾,他死了,以后不要再提他。”
  
  玉瑾垂眸:“……是。”
  
  顾娇撅笔撅到绝望,一直到自己的肚子咕咕叫才结束了今天的营业。
  
  玉瑾留顾娇用饭,被顾娇拒绝了。
  
  她突然消失这么久,小三子那头一定急坏了,指不定萧六郎也知道她不见了了,她得赶紧回去。
  
  看在千年灵芝的份儿上,她没打算要诊金,但玉瑾坚持要给她,她也就收下了。
  
  权当是撅了一晚上笔的辛苦费吧!
  
  顾娇将那张一百两的银票揣进荷包。
  
  比起只给她一个铜板的宣平侯,信阳公主出手简直不要太阔绰。
  
  顾娇来的时候是被龙一掳来的,这会儿总不能再让龙一把人掳回去。
  
  玉瑾贴心地让人备了马车。
  
  “我送你。”
  
  她话音刚落,一个小丫鬟迈着小碎步走来:“玉瑾大人,那株牡丹好像活不了。”
  
  “哪一株?”玉瑾问。
  
  “公主最爱的那一株。”小丫鬟说。
  
  顾娇善解人意道:“玉瑾大人去照顾牡丹吧,不必送我。”
  
  照顾牡丹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的功夫,不过玉瑾看出顾娇不爱这些虚礼,她于是笑了笑,说道:“好,那你慢走,马车就在门口,你想去哪里,告诉车夫就好。”
  
  “嗯。”顾娇应下,辞别玉瑾来到了院子的正门。
  
  大门虚掩着,是往里开的。
  
  顾娇将门拉开的一霎,一眼看见抬起手来正要敲门的萧六郎。
  
  二人齐齐顿了一下。
  
  顾娇是没料到他会找到这里来,萧六郎是没料到门会自己打开,而顾娇会在此时出来。
  
  “你没事吧?”
  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
  
  二人异口同声。
  
  萧六郎还喘着气,他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,看得出这一路有多辛苦着急。
  
  他看了眼顾娇身后的院子。
  
  顾娇眸光动了动,跨过门槛,掩上院门:“我们走。”
  
  玉瑾听到了陌生的男子声音,她不大放心,走过来看了一眼,顾娇却已经与萧六郎离开了。
  
  玉瑾问车夫:“顾大夫人呢?”
  
  车夫道:“方才有个人来找她,她跟他走了。”
  
  一个人来找她?
  
  她是被龙一掳来的,什么能猜到龙一将她掳来了这里?
  
  玉瑾百思不得其解,疑惑地跟了几步,来到朱雀大街的转角处,却只看见一辆驶入夜色的马车。
  
  寂静的街道上,小三子如释重负地赶着车。
  
  终于找到顾姑娘了,他不用再提心吊胆的了。
  
  还是萧大哥厉害啊,一下子就猜到顾姑娘是来朱雀大街了。
  
  话说,他怎么猜到的?
  
  同样的疑惑也闪过顾娇的脑海,不同的是,顾娇很快便思索出了答案。
  
  难怪他能阻止龙一杀她,也难怪龙一会捏他的脸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