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太平客栈 > 第一百零六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

第一百零六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慈航普渡剑典”名为剑诀,实则与“太阴十三剑”一般,是为正反两面。
  
      “太阴十三剑”修炼到极致之后,可以孕育心魔,“慈航普渡剑典”修炼到极致之后,佛光一照,剑光一扫,境界不如自己的对手便要当场跪地悔悟,正应了“普渡”二字,也就是佛门所说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,这种悔悟的时间可长达几十年。实则是以佛光将对手的本我彻底压制束缚,然后再塑造一个对立的“心魔”,与“太阴十三剑”不同的是,“太阴十三剑”的心魔为恶,佛门塑造的“心魔”为善,只是两者殊途同归,都是将人变成另外一个人罢了。如今佛门凋零,已经无人修成。如果白绣裳踏足长生境,修成“慈航普渡剑典”的最后一卷“我字卷”,便能有如此神通。
  
      “慈航普渡剑典”的四卷分别是“剑字卷”、“心字卷”、“无字卷”、“我字卷”,其中“我字卷”最为高深,“无字卷”次之,“心字卷”再次之,“剑字卷”最次。此四卷循序渐进,如同打牢地基再起高楼,所以确保了“慈航普渡剑典”是为玄门正道之法,而非旁门左道之法。
  
      “心字卷”作为“剑字卷”的进阶,“无字卷”的基础,其关键就在于一个“心”字,此心不仅仅是己心,也是他心,所以白绣裳才要通过心腹弟子苏云媗用“剑字卷”来交换“坐忘禅功”,由此学得“他心痛”。
  
      李玄都运用“心在卷”隐匿形迹,不是真正消失不见,而是影响对手,使其“骑驴找驴”,分明就在眼前,却视而不见,听而不闻,不以为异,以此达到隐匿行踪气息的效果。
  
      方才上官莞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宫官的身上,李玄都以有心算无心,又是先天克制上官莞,那么一举偷袭得手便也在情理之中了。换成其他任何一个天人造化境的高手,都万无可能如此轻松,这也正应了《左传》中“君以此兴,必以此亡”的话语,上官莞因为李玄都而得以跻身天人造化境,那么败亡在李玄都手中也是必然之事。
  
      这是李玄都第二次擒住上官莞,可他还是不打算杀上官莞,不是怜香惜玉,而是他要从上官莞的口中询问出阴阳宗的机密。
  
      宫官轻笑着来到被捆得结结实实的上官莞的身后,从后面揽住了她的纤腰,在她耳边吐气如兰道:“上官姐姐,若是不想吃苦头,还是早些招了罢。”
  
      上官莞望着李玄都,冷冷道:“栽在你们两人的手里,我无话可说。”
  
      宫官轻笑一声,双手上移,轻轻一握,上官莞的脸色骤然通红,怒道:“宫丫头,你要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此时李玄都已经转过头去,望向河面上的一轮水中月。
  
      宫官道:“姐姐可是个大美人,你说我要做什么?对了,东城中有好些妓院,如果上官姐姐被剥光了衣服,丢在那些妓院的门口,你说会发生什么呢?死是肯定不会死的,可以后上官姐姐也没脸以地师传人自居了,更没脸在江湖上行走,只能隐居避世,老死山林。”
  
      上官莞羞恼交加,可无奈此时动弹不得,只能无能怒喝道:“你敢!”
  
      宫官道:“上官姐姐觉得我不敢,那我们不妨打一个赌,就赌我敢不敢,反正地师和圣君也撕破脸了,大不了我躲回西京去,再不出来就是。”
  
      说话时,宫官的左手已经去抓上官莞的衣领,右手则去抓她的腰带,上官莞大惊失色,心知宫官素有“小妖女”之名,未必做不出这等事情,不敢再嘴硬下去,赶忙说道:“你放开我,我说就是。”
  
      宫官重新揽住上官莞的腰肢,道:“这才对嘛,只要上官姐姐老实回话,我怎么舍得把上官姐姐送给那些烂人?就算要送,也是送给紫府,正妻是做不成了,妾也够呛,就做个通房丫鬟吧,只能睡在地上的那种。”
  
      上官莞心中大恨,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也不敢顶撞宫官,只能默然不语。
  
      李玄都转过头来,轻咳一声,“不要闹了。”
  
      宫官道:“我说正经的呢。”
  
      李玄都不理会宫官,望向上官莞,正色道:“上官姑娘,你应该知道唐家堡下方的白帝陵吧?”
  
      虽然互为敌手,但上官莞对于李玄都的为人还是有几分信心,最起码要比宫官这个小妖女强上太多,见他并无轻佻之状,知道自己的名节算是保下了,毕竟她不是牝女宗之人,而是被地师当作半个女儿养大的,以地师的齐王之尊,她可以算是半个郡主了,哪怕是阴阳宗中人,也难免受到儒家礼教的影响,自然看重自己的名节。此时听到李玄都问话,她生怕宫官再出什么幺蛾子,点头道:“知道。”
  
      李玄都问道:“地师究竟要做什么?”
  
      上官莞皱了下眉头,似乎觉得李玄都这个问题有些多余,说道:“做什么?自然是一统江湖,继而推翻大魏,成就帝业,天下合归一统。不仅仅是地师,宋政、澹台云、李道虚、秦清,不也是这么想的吗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