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叶小说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509、神来之笔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游方在几里国大使馆享受的待遇可不一般,进门可一路通行,到后院也没人拦他。
  
  华真行起身招呼道:“既然游兄来了,厨房那边就可以上宵夜了,也通夏亚丁他们都吃宵夜然后休息吧,明天还有工作呢。”
  
  四个热炒加四个冷盘很快就摆了上来,沈四书主动给游方斟上酒:“您这么晚还赶过来,都摸着什么底了?”
  
  游方慢条斯理道:“张不盈与牛以平曾经还是同事。”
  
  沈四书:“可不是嘛,看看人家混得多好,再看看老牛!这个情况我们早就掌握了,我还问过老牛,但是老牛说出这种状况他事先也有没有想到。”
  
  游方:“张不盈和牛以平很熟,几里国第一個五年计划教育部分的内容,小华可是早就提供给了牛处长,张不盈也早就通过牛处长这里了解了情况。
  
  他知道你们会来,也知道你们要谈什么,也有充分的时间做准备,你们也这次就是被人给算计了。
  
  夏总席既然已经成功出访,两国合作的大方向是破坏不了的,但总得找点事情恶心你们,那种看似不太起眼影响却很大的事情。
  
  张不盈做过访问学者,米国和罗巴联盟都去过,假如被策反的话,那个时候可能就埋下伏笔了……”
  
  王丰收:“他的简历都可以查到,但这种猜测没有用,我们需要确凿的证据。”
  
  游方:“短短半天时间,上哪里去找证据?哪怕找到了也落实不了!而且他未必是早年被策反的,也有可能是后来才被人抓住了把柄。”
  
  李敬直:“这种事情不能靠猜啊,游老板究竟查到了什么,就别卖关子了!”
  
  夏尔晃着酒杯道:“游大师既然亲自来了,那肯定就是有料。你们看小华多能沉住气,根本就没着急问。”
  
  游方冬天就去了几里国,他与夏尔俩也早就认识。刚才华真行确实没着急追问,因为他很了解游方的办事风格与能力,那是相当有谱的,没谱都能整出谱来。
  
  游方吃了口菜,放下筷子道:“张不盈今年四十九岁,还挂着博导的衔。儿子在海外留学,老婆也在那边,据说是照顾儿子,已经拿到了加麻大的绿卡。
  
  有个姑娘,不是老张的姑娘,就是一个姑娘,今年二十四岁,先不提名字就叫她小苗吧,曾经想考老张的硕士。
  
  工作原因,老张最近暂时不带研究生,特意把她推荐给了另一名导师。
  
  今年年初,大约就在你们把万树花园三期工程收购手续办妥的时候,这位小苗在千柳书院那边也买了一套房。”
  
  王丰收:“很有经济实力啊!伱是说这小苗跟老张有关系,钱也是老张弄的?”
  
  千柳书院这个小区,王丰收和华真行都知道,因为在为房关发展生活区选址时考察过。那里的房子均价至少二十万每平米起,随便一套就得好几千万。
  
  贵不贵是一回事,而且很难买的着,因为是已建成的小区,几乎没人挂牌出售。
  
  游方一摊双手:“你说的对,但我们现在提供不了证据,我是指通过合法途径拿到的证据,也许是人家父母很有钱呢。
  
  我只知道那小苗买了千柳书院一套房,用自己的名字,看不出来和张不盈有什么关系,更无法证明张不盈有什么贪腐行为。
  
  假如多给我一点时间,当然没有问题,可是只有短短十二个小时,我又不是神仙……”
  
  华真行终于开口打断他道:“游兄,你今晚干嘛去了?”
  
  游方笑道:“你们托我去摸张不盈的底,我就亲手去摸他了!我今晚去他家了,把他从床上揪起来,抓紧时间问了点事情。”
  
  李敬直愕然道:“您让我们不要去查张不盈,您自己却直接摸上门了?”
  
  游方:“你们远来是客,干这种事不合适,说不定昆仑盟有人就盯着呢。谁都知道我是江湖人,喜欢交各界朋友,那就去交个教育界的朋友呗。
  
  放心好了,张不盈不会记得今晚发生了什么,可能会感觉朦朦胧胧做了个梦,但想不起梦的具体内容。
  
  时间有限,我也来不及问太多,就直奔要害了。他承认这次教育合作洽谈,他受人指使早就准备好了一整套援助方案。
  
  其实他也说了不算,但事先做好方案,可以影响更高层的决策。
  
  真正做决策的高层领导,是不可能亲自制定这种方案的,专业的事情还是需要他们这种专业的人。他给的方案包含海量信息,明面上谁都挑不出毛病。
  
  他的提议最终未必能落实,但就是确定这样一个谈判思路,哪怕谈不成也行。
  
  我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干?他说是有人授意的,是谁他不知道,只是收到了一封邮件,告诉他大体该怎么做。他是专业的,看见了自己就会明白。
  
  这份邮件的内容,据他回忆也挑不出毛病来,就是讲教材编制的原则,参照现有的哪些东西,还有援建和教育援助的指导思想。
  
  假如不知内情看见了,还以为就是一份正常的工作邮件呢。
  
  身为东国的高级官员,怎么可能听从一份来历不明的邮件指示?因为那份邮件里还有附件,没有任何文字内容,据张不盈交代是二十一张图片。
  
  其中一张就是小苗的照片。另外二十张全是路线图,乘坐网约车的路线图,十张是他的,另外十张是小苗的,时间应该都是去年下半年的。
  
  他们都在大致相同的时间,从不同的地点去了同一个地方,终点都五星级酒店、郊区的温泉民宿啥的,半年内至少发生了十次。”
  
  附件的内容就是如此,并没有任何说明。但相信张不盈自己肯定能看懂,这就是要挟。至于还有没有其他事情,我也没来得及问。”
  
  李敬直:“邮件呢,您拷下来了吗?”
  
  游方:“这种东西他怎么会留着,早就彻底删了,是被我问出来的,然后我又去了一趟千柳书院,找到了小苗家里。
  
  我没有惊动小苗,只是找了一些东西确认了情况,这才过来找你们。假如不是去千柳书院,我从张不盈家直接过来的话,时间本应该恰好是十二点。”
  
  王丰收:“可是这样还是没证据啊!”
  
  游方笑了:“有,怎么没有?知道了邮件的内容,我们给做一份就是了。这可不算造假,就是技术重现。
  
  附件也好弄,不就是二十一张图片吗?老张和小苗的手机我今晚都解锁了,导出了一些资料,能提供同样性质的图片。”
  
  王丰收:“可是我们把这些东西直接交出去,不合适吧?显然暴露了我们在调查东国官员。假如通过其他渠道提交,时间上也来不及。”
  
  游方反问道:“王大使,听说你也负责几里国的情报系统。那么在几里国的教育系统或者政府其他部门中,有没有外国间谍,理论上肯定会有吧?”
  
  一直在旁听的夏尔有些迷糊地问道:“我咋没听明白呢?”
  
  王丰收一拍大腿:“我明白了,不愧是游大师!”
  
  游方想的办法很简单,几里国情报部门不方便调查东国官员,就算查了,假如手段不合法也不方便承认,但可以查自己国家的官员啊。
  
  比如说在几里国内部破获了一起间谍案,揪出了教育部门潜藏的一名大间谍。
  
  通过审查这名间谍,几里国方面截获了一份邮件,该邮件是发给东国官员张不盈的,而张不盈就是此次教育工作洽谈组的组长。
  
  几里国方面本着情报共享的原则,将该情况反映给东国方面的洽谈负责人。游方还想了个狠招,就让夏尔亲自转交,这样也能对方不得不立刻采取措施。
  
  几里国方面无权去查张不盈,就让东国自己去查。线索都这么明显了,只要愿意查,肯定能查出问题来,就算暂时查不清也没关系。
  
  华真行等人的目的是什么?一是搞清楚对方为何会这么做,二是为洽谈破局,不能让后续洽谈再跟着张不盈划的路线走。
  
  游方还建议,把沈四书写的的那份报告也一并提交给东国方面,具体指出张氏方案有哪些问题,同时也说清楚几里国方面的诉求。
  
  王丰收当场表态:“这个好办,中午之前全部搞定。”
  
  沈四书也表态:“我来准备资料,差不多今天下午就可以让夏总席转交了。”
  
  夏尔用手指敲着桌面道:“我知道你们想怎么干了,可还有一件事搞不太明白。我想了半天,那个老张不就是和小苗去约会了吗?
  
  而且还没有现场证据,就是轨迹重合。这是多大的事情吗,为什么被人发现了,就能拿来要挟他?”
  
  其他人都露出了苦笑,假如是在几里国,这种事根本就不叫事,谁也想不到还能拿来要挟谁。
  
  很多几里国的姑娘平时都爱跟人吹牛,说自己跟夏尔上过床,要么是当年,要么就是前两天,还绘声绘色地描述夏总席的私人武器与战斗能力。
  
  夏尔当年在大头帮的时候,确实也算乱搞界的一把好手。但成为新联盟的领袖后,行为已经变得很收敛了,就算是当年,其战斗范围也很有限。
  
  但不论真假,这些吹牛大家也只当玩笑听,没见对夏尔的声望有丝毫负面影响。
  
  最后还是李敬直解释道:“社会风俗不一样,公众对不同的人道德要求也不一样。张不盈的身份很敏感,而且这不是表面上的私生活问题。
  
  只要按这个线索去查,就必然会牵扯出其他的事情,所以他才会害怕。他应该清楚邮件是什么人发的,舆论上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。”
  
  夏尔眨了眨眼睛,又想了想才问道:“我们的诉求,东国方面会答应吗?我的意思是问,假如按我们的思路去谈,难度有多大?”
  
  沈四书:“别的领域不好说,但教育领域的合作,原本是最不应该出问题的。总体方案是柯老定的,第一阶段是争取几家东国知名大学,在几里国设立分院或分校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